什麼是音樂? 【小溪筆談】 音樂的形式(一)

什麼是音樂?

【小溪筆談】 音樂的形式(一)

雖然很多時音樂給人的感覺是一種“可有可無“之物,但在我們的生活中卻是決對不能沒有音樂的。

什麼是音樂呢?多數人說:「任何悅耳的聲音都是音樂,因為音樂首先必須悅耳。」但也有人,比如美國作曲家凱基(John Cage)卻說:「任何聲音都(可以)是音樂!」。這樣的講法是否比較科學了? 因為人的審美觀是不可能一樣的,所以對悅耳與否的理解也就不會是一樣的了。

歸根結底,音樂是一種聲音的藝術,是靠我們的聽覺去感受它所包含的「思想」及表達這些思想的「方法」。雖然音樂作品的思想是無法歸納的,但可以簡單地分為「直述音樂」(表達諸如喜怒哀樂等情緒)及「概念音樂」(不表達任何情緒)。

雖無法歸納音樂作品的思想,但音樂思想的表達方法卻是可歸納的。音樂思想的表達方法可歸納為「形式」(交響樂、協奏曲、奏鳴曲等等)及「曲式」(二部、三部曲式,回旋曲式,奏鳴曲式,對位曲式等等)兩種不同層次的技術手法了。

音樂的形式是第一個「直接的感受」。一般人都知「獨奏曲」與「交響樂」是不同的形式。但到底有多少這些所謂的「形式」呢?這些「形式」具體區別是什麼呢?為什麼要有這些「形式」呢?這些事不知無妨,知多得益。我們首先談「形式」然後再談「曲式」,下文:獨奏音樂的形式﹣﹣﹣﹣「奏鳴曲」。

奏鳴曲式 (Sonata Form)【小溪筆談】音樂的曲式

奏鳴曲式 (Sonata Form)【小溪筆談】音樂的曲式

「奏鳴曲式」 (Sonata Form) 因用於奏鳴曲 (Sonata) 快板的第一樂章又稱「快板曲式」(Sonata-allegro Form), 及「第一樂章曲式」(The First Movement Form)。這曲式當然不盡用在奏鳴曲的第一樂章,也用在第二樂章,還用在其它形式的樂曲裡,如協奏曲 (concertos) 及交響曲 (symphonies) 的第一、第二或第四樂章 等等。

Read more...

寻找色拉西 (作者:梁雷)

世界民间音乐非常丰富,但其中称得上是纯金的精品却是凤毛麟角。当听到色拉西(1887-1968)的录音时,我感到他不仅是一位优秀的民间音乐演奏家,而且是一位世界级的大师。与他的深邃、朴实和孤寂相比,一些其他音乐家的演奏更像是迪士尼乐园里建造的美丽而虚假的人工草原,而色拉西的琴声让人听到的是真正苍茫无边的大草原!他的音乐是牵动着自己的心拉出来的。

Read more...

奏鳴回旋曲式 (Sonata-Rondo Form)【小溪筆談】音樂的曲式

奏鳴回旋曲式 (Sonata-Rondo Form)【小溪筆談】音樂的曲式

顧名思義,這是奏鳴曲式 (Sonata Form)與回旋曲式 (Rondo Form)合二為一的曲式了,結構:ABACABA。這曲式或者更確切地說應是一種擴展了的奏鳴曲式,冠以「奏鳴回旋曲式」皆因其與回旋曲式結構:ABACABC無甚二至之故。還有一點與回旋曲式更相似的是主題的性質。鳴曲式的主題通常多是短小的生動深刻的動機,而回旋曲式的主題則多是“通俗”的完整樂段。完整樂段由於“完整”就局限了發展,不能如奏鳴曲式的「動機」那樣“天馬行空”了。

Read more...

感悟。。。。。。需要想一想的问题

感悟。。。。。。需要想一想的问题

华盛顿中央车站,2007年一月一个寒冷的早晨,一个男子在拉小提琴,演奏的是6首巴赫的乐曲,所用时间为45分。在这期间大约有2000人走过,大都是去上班的人。3分钟后,一个中年人注意到了音乐家,放慢脚步,听了一下,几秒钟后速离去。

Read more...

變異奏鳴曲式 (Modified Sonata Form)【小溪筆談】音樂的曲式

變異奏鳴曲式 (Modified Sonata Form)【小溪筆談】音樂的曲式

「奏鳴曲式」雖說已是完美的音樂格式,但也被作曲家們逐一“破壞”。這就是作曲家們的永無休止的創作靈感及無限創意所致。

 

首先是調性方面的變異,如莫扎特的鋼琴奏鳴曲,第一主題出在再現部再現是不是在主調而是在下屬調!再就是結構方面,如舒伯特的 Schubert《未完成交響樂》(Unfinished Symphony),在這首交響樂的第二樂章省略了中間的「展開部」,奏完呈示部後直落再現部。這種省略「展開部」變異鳴曲式自此就越來越被作曲家們採用,稱為「刪節奏鳴曲式」(Abridged Sonata Form)。

除了「刪節奏鳴曲式」外作曲家們還增加某些”成份”。先是貝多芬 (Beethoven) 的第三交響曲,他擴展了最後的「結束部」,這個擴展了的結束部就如同第二次展開部一樣,再把樂思重新發展至最高境界。其實各種各樣”擴展”早已“悄然”地進行,在很多早期的「奏鳴曲」中就可看到除了正常的第一、第二主題外還有一兩個貌似主題的東西。這些“貌似的主題”有的在音樂性質上甚至還要“正式”過正式的主題。這種“額外”的主題且越加越多,特別是第二主題,可以多到四、五個!以至很難分辨哪個是真正的第二主題。不過,幸虧還有一條“原則”可循:「真正的第二主題在「再現部」再現時一定要在主調上」。雖這條“原則似乎一直未曾被“推翻”,不過,就音樂性質而言許多作品的額外主題卻超越了在「再現部」以主調再現的那個“真命天子”。或許可視為第二主題不再再現?一種省略了再現第二主題的「刪節奏鳴曲式」?

任何事物都不可能是一成不變的,更何況作曲這種極具創意的藝術。曲式是用來完善、歸納、實現作曲家的樂思的而不是限制他們的創意的。這也是到了十九世紀交響樂的主題逐漸由長大的旋律代替了短小的動機的原由。如馬勒 (Gustav Mahler) 的交響曲,雖在當時仍被認為是“非交響樂形式的交響樂” 而是管弦樂隊演奏歌曲而已。但正如十八世紀初“摒棄”復調對位一樣,十九世初逐漸“摒棄”了「奏鳴曲式」。

近九成德國人希望古典音樂傳統傳承給下一代

古典音樂在今天的德國仍然有著非常高的接受度。德國一項最新數據顯示,近90%的受訪者希望能夠把德國古典音樂的優良傳統傳承給下一代。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