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约主义音乐

重复(repetition)无疑是简约派音乐最为鲜明的基本特征。通常的情况是自始至终保持同一节奏片段,有限几个音的音高变化,不断反复。随着音乐的进行,节奏的细部与和声、配器等可以逐渐变化,从不变中求变,其慢板作品往往表现出凝神沉思的气蕴。这同作曲家们深受非西方的(印度、巴厘、西非等地的)宗教仪式音乐的影响直接相关,呈现为单调而近于原始的声音效果。

Read more...

作曲杂谈 - 听听作曲家本人是怎么说的

这是上海音乐学院 Songing 网站上刊登的作曲家鲍元凯的访谈录,这里转载其内容供读者参考。

 “作曲训练,对位比和声更重要。特别是二声部对位,简直是作曲的基础。” 

Read more...

EMI唱片公司百年大事记

1897年:威廉·欧文来到英国开拓欧洲的留声机市场。从国家留声机公司辞职后,欧文以“留声机公司(The Gramophone Company)”为名在伦敦的塞西尔旅馆建立了自己的业务。

Read more...

好多巴赫的作品不是他本人的?

好多巴赫的作品不是他本人的?

剛讀了一報導,一學者正至力分析巴赫作品手稿。他相信好多巴赫的作品不是他本人的而是他第二任妻子(Anne Magdalena)的作品。他要把這些做品找出來,還她一個“清白“ 否則她對音樂的貢獻將永不會得到承認。

Read more...

以有调性和无调性来区分音乐的高低纯属蛊惑人心的无稽之谈(作者:陈其刚)

(本文作者陈其钢,旅法中国作曲家,原文章发表在豆瓣网上,在此转载时加了题目,其引用的是文中的一句话,特此说明。)

亲爱的网友们
  看大家的议论,始终在想,我们的年轻人受西方观念的影响如此之深却全然不觉,这个现象何时能改观呢。

Read more...

什麼是大師? by 小溪

什麼是大師?

既將卸任的香港管弦樂團藝術總監兼總指揮艾度.迪華特肯定不是!也對招聘委員會對他的評價:“為擁有九十名樂師的香港管弦樂團提升藝術水平及國際地位。”表示懷疑。

曾聽過他指揮的馬勒第八,那叫一個“慘不忍睹”,非常明顯得對控制塑造這種龐大結構作品的“力不從心“之感。

敝人曾指揮過香港管弦樂團,確是一隊不錯的樂團。且不論什麼是所謂的“國際“水平,如果說香港管弦樂團的藝術水平已提升及國際地位的話那也決不是指揮一個人的功勞。

曾看過一個講世界著名指揮的電視節目。由於是深夜,不時被那些“沉悶”的片段搞得昏昏欲睡,但又不時被一種充滿生命力、感染力的片段而為之一振,而每次這種這些令人振興的片段都是卡拉揚在指揮!卡拉揚卡拉揚!!這是上帝賜給我們的大師!

卡拉揚去世了,但上帝並沒有忘記我們,他又給了我們一位大師:西蒙·拉圖爵士(Sir Simon Rattle)!曾有幸聽他指揮貝多芬第八,對這首結構龐大的作品,他得心應手揮灑自如,那簡直是“天衣無縫”演繹啊!聽得我熱血沸騰淚容滿面!

借音乐提问 (作者:梁雷)

音乐可以表达感情,但可以借音乐来提问吗?这本身是不是一个问题?让谁去回答?

大家都说“音乐是一种世界语言”,那么有多少外国人能欣赏京剧?又有多少中国人会欣赏京剧?为什么中国人还会看不懂京剧?是中国人就懂中国文化吗?还是每一种音乐文化都有它自己的语言,就像是学任何语言一样,得去掌握它的语汇、语法?难道连自己民族的音乐语言也得去学吗?那又为什么我在还不懂英文的时候就能哼唱“披头士”的《昨天》?在哪个意义上讲,音乐是没有国界的,而又在哪个意义上讲,音乐是有国界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