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科夫斯基 (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三幕歌劇 黑桃皇后(The Queen of Spades)

黑桃皇后(The Queen of Spades)

三幕歌劇

作曲:柴科夫斯基 (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劇本:莫傑斯特·柴科夫斯基,改編自普希金的同名小說

1891年2月19日,這部歌劇於聖彼得堡的馬林斯基劇院作首次演出。柴科夫斯基 (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三幕歌劇 黑桃皇后(The Queen of Spades)

 第一幕

凱瑟琳女王(Catherine the Great,1762-1796)統治時期,聖彼得堡的一個公園內,孩子們盡情的消磨着他們的夏季。兩個士兵--蘇林(Tsurin,男低音)和切卡林斯基(Chekalinsky,男高音)走來,前者正在抱怨他在賭桌上的壞運氣。他們說起另一個士兵赫爾曼,那個人非常迷戀於賭場,卻從來不賭錢,他們認為他節省並且理智。這時托姆斯基(Tomsky,男中音)伴着赫爾曼(Gherman,男高音)也來了,看赫爾曼一臉的憂愁,托姆斯基關心的詢問朋友是否有什麼心煩的事,赫爾曼承認自己愛上了一名女子,但她的身份和地位比自己高,托姆斯基勸他放棄。不久,耶列斯基公爵(Prince Yeletsky,男中音)散步經過,他剛剛訂婚,流露着幸福的表情,切卡林斯基走上前恭喜他。一旁的赫爾曼心裡痛苦,跟公爵比起來他覺得自己太不幸了,便默默的詛咒着。耶列斯基快樂談起自己的未婚妻麗莎麗莎(Lisa,女高音),正巧她和她的祖母伯爵夫人伯爵夫人(Countess,次女高音)迎面走來,伯爵夫人風姿尤存,當年人們曾盛讚她是莫斯科的維納斯。赫爾曼激動的盯着麗莎,原來自己暗戀的小姐就是公爵的未婚妻,這一認知令他感到絕望,他獃獃的目送着公爵與麗莎遠去。另外幾個士兵興奮得談起了有關伯爵夫人的傳言,說伯爵夫人年輕的時候在巴黎的一次豪賭中輸光了所有的錢,她的情人聖荷爾門伯爵(Count St. Germain)便教給她一個賭博的秘訣--三張紙牌,從此她每場必贏,成了賭桌上的黑桃皇后。但只有兩個人知道她三張紙牌的秘密,她的丈夫和聖荷爾門伯爵,因為伯爵曾警告她說,她會死在第三個知情人的手中。這時雷聲打斷了他們,眾人離開後,赫爾曼仍在沉思,他下決心要打聽出伯爵夫人的秘密。

一個傍晚,伯爵夫人的公館,麗莎在房間里招待自己的朋友。她彈着鋼琴,波林娜(Pauline,女低音)唱一支夜曲,歌詞很憂傷。姑娘們為了緩解氣氛,要求波林娜換一支輕快的歌,她們又唱又跳十分熱鬧,而家庭教師(Governess,次女高音)出來指責她們,提醒她們注意禮儀。聚會便這樣結束,波林娜走的時候關切的勸麗莎高興起來。獨自一人的時候,麗莎忍不住流下了眼淚,她確實不快樂,她討厭與公爵的訂婚,今天下午在公園裡見到的那個青年卻打動了她的心,多麼苦惱。這時赫爾曼突然出現在陽台上,麗莎看到這個自己正在心裡想念的人非常驚訝。赫爾曼首先肯求麗莎原諒他打擾了她這夜的平靜,然後表示如果麗莎嫁給公爵那麼他就只有去死,因為他是如此的愛着麗莎,他請麗莎同情他。聲音驚動了伯爵夫人,麗莎趕緊把赫爾曼推到屏風後面隱藏,伯爵夫人打開門進來,她吩咐麗莎關上窗戶,早點就寢。祖母走後,麗莎請赫爾曼離開,但她的言語中流露出愛意。

第二幕

幾天後,一場化妝舞會上,赫爾曼的朋友在討論打牌的事情以及伯爵夫人的秘密,赫爾曼則目光獃滯,他們嘲笑起他。耶列斯基帶着麗莎進來,他安慰着憂鬱的麗莎。麗莎緊張的四處張望,當她終於在人群中看見赫爾曼的時候臉色蒼白,並偷偷的塞了一張紙條給他,約他晚一點見面。蘇林和切林斯基跟在赫爾曼身後,小聲議論朋友詭異的舉動,舞會的主人宣布一出關於牧羊女的喜劇就要開始。赫爾曼找到麗莎,麗莎將伯爵夫人房間的鑰匙交給他,告訴他那個房間明天晚上沒有人,他們可以在那裡相會。赫爾曼握着鑰匙渾身顫抖,他暗自想這是命運的安排,他一定要知道那三張紙牌的秘密。突然人群騷動,有人尖叫着宣布女王正往這邊來,混亂中,赫爾曼離開了舞廳。
夜還未濃,很安靜,赫爾曼悄悄的進入伯爵夫人的房間,他佇立在伯爵夫人年輕時的肖像前,心跳,像着了魔,從此他們的命運將聯繫在一起,其中的一個將因為另一個而死。伯爵夫人進來,她回憶起自己年輕時候的風采,抱怨一代不如一代,世風的衰敗,漸漸的睡過去。突然這個老女人恐懼的睜開眼睛,看到赫爾曼跪在她的腳邊向她逼問紙牌的秘密,但伯爵夫人嚇得說不出話來,失去理智的赫爾曼拔出槍來威脅她,過度驚恐的伯爵夫人氣絕身亡。看到紙牌的秘密將永遠消失,赫爾曼簡直要發瘋,麗莎衝進來,悲哀的意識到赫爾曼愛的不是自己而是祖母的秘密,叫來僕人把他趕走,麗莎哭倒在伯爵夫人的屍體旁。

第三幕

兵營,赫爾曼的房間,他坐在窗前讀麗莎寫給他的信,外面冬風嗚嗚的響。麗莎約他午夜時在河岸邊見面,赫爾曼想起了不久前伯爵夫人的葬禮,當他抬頭整個人恐懼的顫慄起來,伯爵夫人的鬼魂竟在敲打他的窗戶。椅子翻倒,赫爾曼退到角落裡,鬼魂來到他的面前,說將告訴他紙牌的秘密,但要求他娶麗莎並給她幸福。赫爾曼茫然的重複鬼魂的語言:三,七,Ace,……

涅瓦河畔,麗莎孤零零的站在岸邊,已經快午夜了,赫爾曼還沒有來,她的心裡悲苦,最後的希望緊緊抓住了她,他是否還愛她?往昔的幸福如同夢一般沉沒在黑夜中。這時赫爾曼來了,他匆匆說了幾句安慰的話,便失魂落魄的談起了伯爵夫人的秘密,末了甚至忘記了麗莎,轉身突然向賭場跑來。意識到一點愛都不剩,麗莎絕望的望着黑色的河水,縱身跳進冰冷的河中。

賭場,煙霧瀰漫,喧鬧聲聲。耶列斯基公爵沮喪坐在賭桌邊,因為他與未婚妻的關係破裂,一個人安慰他說:情場失意賭場得意,托姆斯基唱起一支歌來引他開心。突然大家都安靜下來,吃驚的看着從來不賭錢的赫爾曼走過來坐下,然後又去看被搶走未婚妻的耶列斯基。耶列斯基感到會起衝突,便請託姆斯基當他的助手,如果他跟赫爾曼決鬥的話。赫爾曼卻只想着賭博,他從口袋裡拿出一疊盧布擺在桌上,他賭三,雙手發抖,嘴裡念念有詞,有賭七,兩次都贏了。赫爾曼得意的拿起一杯葡萄酒,談起人生,他說什麼都沒有意思,人生就像一場賭博。耶列斯基接受了他的挑戰,跟他對局。赫爾曼賭愛司,他甚至不看一眼就將手中的牌扔到桌上,耶列斯基卻冷冷的提醒他那張牌是黑桃皇后,赫爾曼輸了。

看到伯爵夫人的鬼魂,赫爾曼徹底瘋了,一會兒痛哭一會兒大笑,最後終於有一刻清醒,他請求公爵原諒,並請求麗莎寬恕,然後拔出手槍對準自己開槍。吃驚的眾人看到這一幕都損然,他們祝福死者靈魂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