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扎特 (Mozart) 二幕歌劇《唐·喬望尼》(Don Giovanni)

唐·喬望尼》(Don Giovanni)

 二幕歌劇

作曲:沃尔夫冈·阿马多伊斯·莫扎特 (Mozart) 作品號K.527

劇本:洛伦佐·达·彭特

首演於1787年10月29日的布拉格城邦劇院,由莫札特親自指揮。自1787年6月劇本完成後,莫札特便開始開始譜曲,直至同年10月28日完成。而在莫札特作曲的同時便開始彩排,作詞和作曲同時在場,以便即場作出修改,但首演也因此延遲。一般相信,莫札特最後才完成序曲的創作,傳抄人員在首演前一刻才完成抄寫,譜上墨水才剛剛乾,就拿去給樂團,即場試讀演奏。

莫扎特 (Mozart) 二幕歌劇《唐·喬望尼》(Don Giovanni)

整套歌劇,以全名「Il Dissoluto Punito ossia il Don Giovanni Dramma giocoso in due atti」於1787年10月29日在布拉格首演,一如既往,反應狂熱。《布拉格邸報 (Prager Oberamtszeitung)》報導中指出:「音樂行家和演奏家都說,布拉格從未聽過這樣的(音樂)」,還指出「這套歌劇……表演難度極高。」維也納《省內新聞報(Provincialnachrichten)》指出:「莫札特先生親自指揮,並獲得來自各個階層愉悅地歡迎。」

1788年5月7日的維也納首演,莫札特也是親自執棒督陣。為了這次首演,莫札特分別為兩位獨唱家,增寫了兩首詠嘆調和其相關的宣敘調:第一首為扮演唐·奧塔維奧的男高音范切斯科·莫瑞拉(Francesco Morella),寫於4月24日「我的快樂建築在她的安好之上(Dalla sua pace)」(作品號 K. 540a);另一首則是4月30日落筆,為扮演艾維拉的女高音卡塔里娜·卡拉利耶里(Catarina Cavalieri)的「多深的罪孽……這個壞人背叛了我(In quali eccessi … Mi tradì quell'alma ingrata)」(作品號 K.540c);另外在4月28日,還增寫了利波雷洛和澤林娜的二重唱「妳這對纖纖小玉手 (Per queste tue manine)」(作品號 K.540b)。

莫札特的原譜中要求,宣敘調中使用的木管、圓號、小號、定音鼓和低音羽管鍵琴都是一般配置的雙倍,而弦樂部則保持一般配置。同時,莫札特在不少地方要求一些特別音效,如在第一幕尾的舞會場景,莫札特就要求三支樂隊同時在台上演奏不同的舞曲,而不同主角則於此時在台上跳不同的舞蹈。而在第二幕,觀眾將看到唐·喬望尼在台上演奏曼陀林(mandolin),弦樂部則以撥奏(pizzicato)加以伴奏。而該幕稍後部分,騎士長的石像首次發話之時,莫札特另加三支長號,增加氣勢。

而直至20世紀中葉,該劇的終曲都會在演出中刪去,而且在1788年供維也納首演的辭本。但今時今日,終曲總會足本上演。

而另一個現代處理,就是要求扮演唐·奧塔維奧的男高音,都要演唱「我的寶貝(Il mio tesoro)」和「我的快樂建築在她的安好之上」兩首詠嘆調,但事實上莫札特因當時歌手能力問題,在維也納首演以後者取代前者,以降低難度。以另一方面,「妳這對纖纖小玉手」在現代的製作往往會被忽略。

 

《唐·喬望尼》雖然和很多其他歌劇一樣,以唐璜為主要人物,但這個版本被普遍認為是在眾多版本中最為出類拔萃的。而达·彭特為歌劇準備的劇本,把該劇歸類為「詼諧戲劇(dramma giocoso)」,而莫札特自己則把該劇收入「喜歌劇(Opera buffa)」的分類下。雖然常常被歸類為喜劇,但是實際上該劇融合了喜劇、悲劇甚至超自然事件的元素。

丹麥哲學家索倫·奧貝·克爾凱郭爾在《非此即彼(Enten-Eller)》裡的一篇長篇論文中,引用夏尔·古诺的說話,指出《唐·喬望尼》是一套「沒有瑕疵,毫無間斷的完美(作品)」。該劇的終曲,當中唐·喬望尼拒絕悔改,引起了成為不少作家筆下的哲學性和藝術性主題,當中包括蕭伯納在《人與超人(Man and Superman)》當中反諷地模仿這一幕,還詳細地列出最後這一幕的樂譜。

1979年,約瑟夫·羅西 (Joseph Losey),曾將整套歌劇搬上大螢幕。著名的唐·喬望尼扮演者包括男低音艾齐欧·平扎 (Ezio Pinza)、西萨·西艾皮 (Cesare Siepi)、諾曼·特雷哥(Norman Treigle)以及男中音迪特里希·费雪尔-迪斯考、托馬斯·漢普遜和托馬士·阿倫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