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十大交響樂團 - 芝加哥交響樂團

1904年12月,作為樂團永久所在地的芝加哥管弦樂大廳終於落成並且投入使用,在看到這個令人欣慰的結果幾個星期之後,托馬斯于第二年的1月4日與世長辭。為了紀念這位對於芝加哥交響樂團乃至這座城市的音樂生活產生過巨大影響的人物,樂團于1906年改名為西奧多·托馬斯管弦樂團,直到1912年才恢復芝加哥交響樂團的名稱。

 

托馬斯去世後,從1915年起,由德國出生的F.施托克繼任指揮  ,使樂團具有了德國音樂傳統的某些優點。在1942年在斯托克去世之後,阿圖爾·羅津斯基、德西雷·德福和拉斐爾·庫貝利克都曾經短期就任芝加哥交響樂團的指揮之職,但是由於指揮更疊過於頻繁,不利於樂團的建設。而指揮之間藝術風格的較大差異又使樂團長期以來形成的演奏傳統遭到破壞,因此,樂團的水準出現滑坡現象。

1953年,弗裏茨·萊納就任芝加哥交響樂團的首席指揮,這才使樂團進入了第二個繁榮發展的階段。萊納將極其精確的手法與多變的句法和表現方式相結合,創造了芝加哥交響樂團無與倫比的璀璨輝煌音質。斯特拉文斯基曾經評價萊納指揮下的芝加哥交響樂團:“世界上最準確和最靈活的樂團”。

萊納在芝加哥交響樂團的任期一直到他逝世才告結束。樂團在此前確定他的繼任人選時,在沒有與他充分協商並取得他的認可的情況下就選定了法國人讓·馬蒂農,此舉為馬蒂農此後在樂團的工作理下了深深的禍根。馬蒂農本人溫和的氣質和他對樂團團員及其管理者都退避三捨得態度使他在芝加哥的日子成為一段極不愉快的經歷,這段任期在5年之後就不得不宣佈終止。馬蒂農與芝加哥交響樂團之間的齷齪也給這個樂團的演出品質大打折扣,在這個時期,樂團出現了它的歷史上的第二次危機。

1969年,喬治·索爾蒂開始了與這個樂團的合作,並於1971年正式就任首席指揮之職。1977年以後,儘管同時兼任倫敦愛樂樂團的首席指揮,他把家安在了倫敦,但是在每個演出季,他仍然要在芝加哥指揮兩個系列的音樂會。索爾蒂是又一個帶領芝加哥交響樂團走出困境的指揮,在他上任之初,樂團便表現出了高昂的精神面貌。1971年,索爾蒂首度率團赴歐洲巡迴演出,才使歐洲人真正認識了這支樂團的威力。從此,人們便開始經常把他們與維也納和柏林的兩支超級樂團相提並論。

芝加哥交響樂團的美國特色是顯而易見的,尤其是它的強大的銅管聲部是構成這種美國特色的主要成分。在索爾蒂之後執掌芝加哥交響樂團的丹尼爾·巴倫博依姆在繼續保持其銅管的優勢時,還試圖軟化其過於淩厲的棱角,從而使它的爆發性趨於柔和,以產生更為賞心悅耳的美感。多年以來,這支樂團一直毫無爭議地在美國眾多的交響樂團行列中成為名符其實的執牛耳者。